玉米视频从哪里下载

难道是陈歌的?

再联想到上次充电宝的事情,孟彩茹现在真的不能不相信了。

陈歌一定有怪异,一定有很多事情瞒着大家。

是啊,第一次自己被人带到酒店,陈歌几乎是第一个知道的。

所以自己及时被救了。

而且在李飞鸿车上发现了陈歌的充电宝。

这一次呢,又是陈歌第一个知道的,四人也及时被救。

居然发现了陈歌的外套跟手机。

本来以为这一切都是陈少做的,但是这次呢,陈少没有偏袒自己,而是偏袒马晓楠。

谁跟马晓楠关系最好,当然也是陈歌啦?

还有还有!

上次陈歌怒打学生会副主席王洋,结果看系主任对陈歌的恭敬态度啊。

80后mm的开心婚纱照

而且,是陈歌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很有钱了,特别有钱的那种!

最主要的,陈少姓陈,陈歌也姓陈啊!

天呐~

如果陈歌就是陈少的话,一切就可以解释的通了!

孟彩茹的脸忽然变得惨白起来。

就连韩菲儿她们也是后知后觉的明白了一些事情。

全都吓得不轻。

“难道陈歌是陈少?也是平凡小哥哥?”

韩菲儿紧张的低声道。

“不知道,但十有八九是他没跑了!”

孟彩茹无力道:“不过们也别着急,咱们在暗中好好的观察陈歌,直到完全把他的身份确定下来再说!”

孟彩茹只能这样想。

她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啊,自己会爱上陈歌么?

总之这顿饭局吃的十分怪异的,某些女生的心,七上八下的……

再说陈歌吧。

此刻他已经去山庄开上那辆高级房车,去接一下姐姐的管家他们了。

据说这几个都是家族直接分配的,在家族中颇有些地位。

陈歌吧,以前也从来没坐过飞机,也不知道飞机场接站是怎么样的。

总不能拿着一个纸牌子在出站口站着吧?

所以,干脆开着这辆房车,朝着出站口外,比较显眼的地方一停,毕竟场内不让停。

而车牌已经通过姐姐给留的手机号,告诉给那位管家了。

但是呢,很快陈歌就有些后悔了。

往这里一停呢,很多小年轻的,特别是女生,都朝着这边侧目连连的。

有的还对着这辆房车合影拍照啥的。

弄得陈歌在车里都感觉挺不好意思的。

而这时候。

飞机场出场口。

“爷爷,您不是陈少会安排人来接我们么?人呢?”

有一行四人走了出来。

是一个文温敦厚的白发老者,带着一个十八九岁,豆蔻年华的少女走了出来。

他们的身后,则是有一对双胞胎兄弟。

看起来都得三十岁左右了。

身着西装,但怎么也掩饰不住他们身上的一股桀骜之气。

看起来,应该是爷孙两人的保镖。

“嗯嗯,陈少会安排人来,车牌号告诉我了,天龙地虎,们两个去找找看吧!”

“是,康伯!”

两个保镖旋即四下巡视起来。

“爷爷,都说金陵的小吃最有特色的,我没有吃过,待会我去吃好不好?”

女生看起来挺任性调皮的,当下哀求道。

“好,我们接下来会在金陵待一段时间的,想吃什么都可以!”

正在这时候,天龙地虎两兄弟回来了。

那辆房车显然已经找到了。

众人来到车前,陈歌也正等着他们呢。

只不过,陈歌听这位老者旁边的女生说的话,一时间没好意思自我介绍。

“爷爷,们说,陈少是不是很帅很帅那种的啊?陈晓姐姐就长得非常漂亮了,陈少也肯定很帅!”

还没过来呢,就听女生说道。

“陈少当然英俊非凡,不过朵朵,待会见了陈少,不许乱说话,更不许放肆,她不是大小姐,那样的宠疼,万一惹怒了陈少,爷爷可是没办法的!这任性脾气!”

“我知道的,我打听过的,听说陈少很闷骚,而且很龌龊的,他好像有很多老婆呢!”

女生吐了吐舌头笑了笑。

“臭丫头,我打烂的嘴,从哪里听来的!”

“就是嘛,南洋其它家族的小子谁不在传啊,他们说即将回归家族的陈少,在金陵风流成性,而且听说让很多女人都怀孕了!还是谁得罪了他,他就让谁怀孕,所以我就很害怕他!”女生摸了摸自己的肚子。”

“我看那些黄毛小儿活够了,陈少岂是他们乱猜的,而且编排的如此荒诞,朵朵,听大小姐说,陈少为人很好的!那些小家伙,估计听风就是雨,乱猜乱说呢,少跟他们来往!”

“大姐姐是陈少的亲姐姐,她当然会替陈少说好话的么!”

“行了,死丫头,给我闭嘴!”

康伯气的吹胡子瞪眼的。

当下才留意到在一旁站着,脸已经臊红的陈歌。

而陈歌呢,被她这么一说,都不好意思做自我介绍了。

什么玩意?自己咋成这样了?

“呵呵小兄弟,让见笑了,我这孙女,对陈少了解太少了,不过放心,她绝对没有任何侮辱陈少的意思。是陈少的专职司机么?”

康伯笑着问道。

毕竟啊,这是陈少的人,而陈少呢,又是将来的陈家的继承人,身份要比陈晓高多了。

所以,就算是陈少的一个司机,地位在众人眼里,也是绝对不低的。

更何况,自己的孙女居然把陈少形容成那样,显然这位小司机他是听到的。

说实话,在家族内部,讨论陈少的人实在是太多了。

说什么的都有。

有人说陈少为人低调内敛,有人说陈少放荡成性!好听的有,不怕死的也有说一些大胆的出来。

毕竟,作为陈大家族的未来继承人,肯定是遭人热议的。

“啊?呵呵,我……我不是……”

陈歌尴尬笑了笑。

那些话陈歌当然听得清楚,当下都不好意思直接承认了。

又让女人怀孕,谁得罪了自己就让谁怀孕。

别说自己受不受得了。

这要是真的,整个金陵大学的女生可就要遭殃了,她们谁不得罪自己啊!

所以,当下要是承认了,气氛怪尴尬的。

干脆打了个哈哈。

这时候就听那个女生叫道:“哈哈,这太好了,既然是陈少的司机,肯定对这一带熟悉,带着我去吃金陵的特色吧,肯定对金陵的好吃的好玩的都很清楚对不对?”

朵朵惊喜的问陈歌。

“额,还行吧!”

老实说,金陵的一些特色小吃,陈歌都没吃过的。

以前哪有钱吃啊。

“哈哈哈,那好,现在就带我去!”

女生直接叫道。

“好了朵朵,别调皮了,司机陪去吃饭,谁开车啊?”

康伯笑道。

“哼哼,有天龙哥地虎哥他们呢,爷爷,我盼望这一天都很久了呢,就让这位司机小哥哥陪我去吧,放心,今天都是我请客!”

“好不好嘛?要不然见了陈少,我就把他的这些传闻一五一十的说出来,大不了也让陈少把我弄怀孕!哼哼!”

朵朵叫道。

康伯也是对这个孙女一点办法也没有,笑了笑说:“唉,我真是怕了了!小兄弟,这样吧,温泉山庄我们还是能找到的,就让我们自己去吧,陪我孙女四处转转吧,待会我会跟陈少亲自说明的!”

“好吧!”

陈歌挠了挠头。

唉,本来啊,陈歌是想跟家族里的人好好的见个面的。

但没想到,自己居然是那种形象。

但是呢,自己现在要是陪朵朵去吃东西,们见谁去奥。

算了,还是承认了吧。

“康伯好,其实我就是……”

“居然是他!”

就在这时候,场外,一道惊讶的女生响起,声音中透着一种踏破铁鞋无觅处的兴奋!

“廖红,谁啊?”

“哼,徐少,就是把我打进医院的那个人啊,就是他,跟白小飞打得我!说回国要为我报仇的,这个人就在这!”

廖红一蹦一跳的,眼睛都快红了。

而她身后,站着一群身着西装的保镖,一辆辆的黑色豪华大奔正在出场口停着呢。

至于她身旁,则是一位戴着墨镜,吸引了无数女生目光的少爷,而他就是徐卫。

“艹,廖红,确定?”

徐卫将墨镜一丢,冷冷的看向陈歌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