豆奶泡泡食色黑白

“对方的人是直接跟程勋联系的?”

方志强继续追问。

这个问题是很重要的,如果对方是直接跟程勋联系的话,也就意味着他们已经准备好要跟亚美集团展开争斗了,而且明大集团他们也根本没有放在眼里,毕竟是潮衣帮这样的大型企业,即便如今的明达已经扩大到如此规模,可科技领域跟服装领域终究不同,在很多层面上,明达集团想要给亚美提供帮助,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够做到的。

这一点,看来潮衣帮分析的非常透彻,在这种时候,他们针对亚美集团,明达自身难保,更不要说给与亚美庇护。

“是的,如果不是这样的话,我也不会给你打这个电话了。”

李永贵也是微微叹了一口气,随即缓缓开口说道。

他已经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,即便是他,现在也想不出较好的解决办法,所以在无奈之下,才给方志强打了这个电话。

而一旁的李潇潇此时也是一言不发,刚刚李永贵接完电话之后,跟她说完了整件事的详细经过之后,她就意识到这件事并不简单,明达目前跟聚英正处于剑拔弩张之际,在这种时候,免不了会有很多企业落井下石,可也都是一些小动作而已,像潮衣帮捅出来这样的事情,目的一定并不单纯。

“你们稍等,我现在马上回去!”

方志强听完李永贵这句话之后,脸色顿时更加凝重了一分,他也很清楚亚美现在的处境,如果这件事不能及时解决的话,将要遭殃的不仅仅是亚美,甚至连明达都要跟着承受连带责任。

李永贵并没有回答方志强,只是静静的放下了手机,随即缓缓抬头看了一眼一脸怒意的李潇潇。

“爸,他们明摆着就是找事儿,这都过去快一年的事儿了,他们现在拿出来说,显然是存心跟我们过不去!”

甜美美少女秋季银杏树林烂漫笑容写真图片

李潇潇紧皱眉头,看着李永贵一脸不悦的说道。

“我们谁都知道他们是故意的,所以我们更加不能着急,冷静下来,好好想一个不能让他们得逞的办法。”

李永贵看着李潇潇着急而又愤怒的表情,反而微微一笑,开口如此说道。

看着自己平静如水的父亲,李潇潇的心里也跟着平静了不少,现在回想起来,曾经的父亲一步一步,从最初的微小型企业,做到后来巅峰时期的亚美集团,这其中的酸甜苦辣,何尝不是百千种?

而自己现在才仅仅遇到这样一个麻烦,就已经有些摸不着头脑了。

想到这里,李潇潇不免有些伤感,当初自己还不理解父母的良苦用心,如今回想起来,的确是自己不懂事儿了。

“等志强回来吧,我们几个商量一下,看如何应对,今天是二十六,年后初七开庭,我们还有十天时间。”

李永贵轻轻拉着李潇潇的手腕,让她坐在了沙发上,语气依然不急不缓的说道。

李潇潇闻言,也只好是点了点头,毕竟现在的她也没有更好的办法。

而此刻的方志强再度抬头看了一眼急救室,灯依然亮着,说明急救还没有结束。

“小武,老毕,你们几个在这里等着,光头醒来一定要第一时间跟我打电话!”

方志强对着几个人交代了一下之后,就转身离开了,毕罗春看着方志强急匆匆的样子,忍不住开口问道:“出了什么事?

需要我过去吗?”

“不用!”

方志强并没有回头,简单的说了一句之后,就继续对着门口走去了。

悦听传媒,黄婉婷和小曼两个人在紧锣密鼓的张罗着,虽然刀子走的时候留下了一群弟兄们在这里帮忙,可还是显得人手不够,经过刚刚那一番打斗,这里完乱成了一团。

而方志强则是驾车对着李永贵的家里而去,路上还接到了张振国的电话。

“方总,你有没有听说亚美的事情?”

电话里的张振国语气也很凝重的问道。

“听说了,你也知道了?”

方志强随口问道。

“刚接到电话,现在亚美跟明达已经连为一体,亚美的事情就是明达的事情,在年关发生这样的事,的确是我们谁都不愿意看到的,可我们还是要想办法解决才行啊。”

张振国继续说道,语气里的无奈和郁闷丝毫不加掩饰。

虽然他话是这样说,可毕竟这是前亚美的事情,如果非要说跟现在的明达有什么关系的话,那唯一的关系也就是如果亚美遇到麻烦,一定会影响到现在明达的发展,而张振国在意的也正是这一点。

特别是目前明达集团还处在这样的风口浪尖上,的确是经不起再遇到这样的大麻烦了。

“你现在哪里?”

方志强听完张振国的话,开口问道。

“在家,要不要大家一起商量一下?”

张振国试探性的开口问道。

年关将至,这种时候谁都不想再为工作的事情忙碌,都想要跟家人其乐融融的在一起,更何况,张振国现在原本就不能休息,明达还有一堆事儿等着他去忙呢。

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着实让他够郁闷的了。

“不用,我先回去跟家里人商量一下,有什么好的解决方案,我到时候再跟你们沟通,一起寻找不足,继续改善。”

方志强语气轻淡的说道。

张振国闻言,有些无奈的说道:“嗯,那好吧。”

当方志强到家的时候,王霞跟李潇潇正是争执不休的时候,李永贵打开房门之后,两个人依然没有停下来。

“这件事不用再商量了,你那个办法根本不行!”

王霞看起来有些生气,呼哧呼哧喘着粗气,坐在沙发上,语气坚定的说道。

“姐,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,如果我们不这样做的话,明达一定会受牵连的,而且是完没有必要的牵连,我们何必这样呢?”

李潇潇依然在坚持自己的观点,虽然看起来王霞完没有被说服的可能,可是她依然没有放弃的打算。

方志强快步走来,坐在沙发上之后,看着王霞问道:“潇潇跟你说了什么?”

“刚好你回来了,你也听听你的宝贝媳妇儿想出来的什么好主意!”

王霞瞥了方志强一眼,似乎气还是没有消,随即再度看着李潇潇说道。

“强子,我想先让亚美脱离明达,这样的话,这件事就仅仅只是亚美跟潮衣帮之间的事情,不会牵连到明达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李潇潇声音不大不小,看到方志强回来,她现在双眼放光,随后又一脸认真的说道。

方志强闻言,顿时就摇了摇头,随即大口喝完一杯水之后,坐了下来,看着李潇潇说道:“暂且不说现在退出明达需要多少相关手续,流程也非常麻烦,最重要的是,一旦退出了明达,亚美就完成了一个光杆司令,没有明达作为后盾,你怎么跟潮衣帮斗?”

“可是……就算加上明达,我们也不是潮衣帮的对手啊!”

李潇潇真诚的说道,如果说明达的确有能力跟潮衣帮抗衡的话,或许她还会考虑一二,可现在的问题就是即便加上明达,两者之间的实力相差依然非常悬殊,所以李潇潇才考虑到,与其如此,还不如不让明达牵扯进来,至少还能落个清静。

“可至少我们会多出来不少胜算不是?”

方志强继续看着李潇潇,语气不急不缓的说道。

“强子,你仔细考虑考虑我的话,如果明达现在没有聚英的事,或许我不会这么想,可现在……”“不用再说了潇潇,你的亚美,和王霞的明达,原本就是姐妹集团,好不容易合二为一,你现在再让它们分开,别说我跟王霞不愿意了,只怕是咱爸咱妈都不愿意!”

方志强伸手打断了李潇潇的话,随即看向李永贵,似乎是在征求李永贵的意见。

见状,李永贵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,随即说道:“其实你们想的都有道理,我知道潇潇也是为了你们考虑,所以这个事,我这个老头子就不掺和了,让潇潇自己拿主意吧。”

手心手背都是肉,李永贵也是一时拿不定主意,随即只好是这样说道。

闻言,李潇潇就再度坚持道:“你们就听我的吧,他们无非就是想找亚美的麻烦,让他们尽管找好了,反正我们亚美也没什么东西值得他们大动干戈的,他们不会把我们怎么样的。”

“你想得美!潇潇你怎么还是跟个孩子一样?

人家既然在这种时候找上门来,肯定是有备而来,你以为人家会轻易的放过你们?”

王霞有些无奈而又焦躁的说道。

“那要不然这样吧,咱们少数服从多数吧,既然咱爸不参与,那就咱们三个,同意潇潇的请举手。”

方志强见两个人争执不休,顿时就如此说道。